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2-05-21 16:47:04
  1. 吴江阅读
  2. 甜宠小说--婚后三年,他突然对她爱得难舍难分,日夜不离,每天指挥旗下各大餐厅往她面前送美食

甜宠小说--婚后三年,他突然对她爱得难舍难分,日夜不离,每天指挥旗下各大餐厅往她面前送美食

 2020-12-10 15:01:00

第1章 拿他做结构研究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乔千柠悄悄地从被子里伸出脑袋往浴室方向看。玻璃墙上水汽氤氲,君寒澈的影子在里面晃动。


她跟他在一起三年半,他来这里的次数不多。


今天是……第十四次!


他每次来都是晚上,结束后就离开,从不过夜。


乔千柠从枕下摸出一本黑色小册子,翻到空白页,工整地写下日期:7月6日。


他来的时间是九点四十分,现在是十一点四十分。也就是说,刚刚他折腾了近两个小时!


刚准备放下笔时,干净修长的手指突然从天而降,从她眼前抽走了日记本。


“还给我……”乔千柠大急,慌忙翻身坐起来,伸长了双臂想夺回日记本。


当冷风拂到她身上时,她猛地打了个激灵,反应过来。


她还什么都没穿呢!


君寒澈乌漆的双瞳微眯了一下,冷寒的眼神打量着她……


乔千柠又打了个激灵,抱紧双臂,难堪地往被子里缩,结结巴巴地央求道:“这是我的日记本,还给我好不好?”


“日记?”君寒澈视线回到日记本上,每一页上记着他来的日期、每一次的起止时间。还有其他精细的事项……夹页中甚至画着人体解剖图!


乔千柠眉头紧锁,越发地窘迫。


她这是拿他做结构研究呢!


“日记!”他甩手,把日记本丢进垃圾筒里,脸色还是波澜不惊,看不出情绪。


君寒澈在她面前动气也是第一回。反正每次来去几乎不和她说话。


乔千柠嗫嚅着道:“我画的不是你……”


“画的是谁?”君寒澈抱起双臂,唇角缓缓勾起一抹笑意。


千万不要视此笑为善意,君寒澈这人,人如其名,冰寒刺骨。


结婚契约只有半年就到期了,千万不要节外生枝。这三年半她过得还不错,几个月应付他一次,不甘心也好,起码他从不为难她。怎么偏偏这时候让他发现日记本!万一他刁难她怎么办?


“抬头,看着我。”君寒澈冷冷出声。


她缩成一团,又羞又囧地抬起头。他头发还挂着细碎的水珠,腰上松松地挂着灰色的浴巾。


乔千柠看得有些呆了,平常她只在电视新闻里敢这样直视他的脸。霸气浑然天成的君家唯一继承人,英俊到让万千少女尖叫,一双眼睛里仿佛藏着天下山水,能吞噬一切敢觊觎他的灵魂。


“画的谁?”君寒澈身子俯下来,卷了一缕她的头发拽住。


乔千柠的脸被迫仰起,在离他半指的距离时停了下来。


“嗯……”君寒澈喉结沉了沉,尾音拖得长长的。清寒的声线像一把锋利的刀子,割过乔千柠的耳膜。


话音刚落,他俯首吻上她的唇。


又来?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乔千柠急了,“别,不舒服……”她求饶了,蜷成一团。


“哪里不舒服?”君寒澈半眯着眼睛,盯紧了她。


乔千柠尴尬得想钻地洞。


“怎么,敢画不敢说。”君寒澈近乎恶劣。


乔千柠双手挡在他的身前,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


第2章 原来是这样的人

乔千柠坐在教室里,脑子昏昏沉沉的。


她学中医,现在大五了,还有半年本科毕业。为了早点工作,她放弃了本硕连读的机会,想在和君寒澈协议结束的时候找到工作。


“乔千柠,有人找你。”倨傲的声音从她头顶飘下来。


她抬头看,只见全校最受宠的公主楚歆站在面前,眼神不怀好意地盯着她的脖子。昨晚君寒澈像变了一个人,差点没把她给生吃了,还在她脖子上留了痕迹。


她把长发捋到肩前,挡住脖子上的印记,起身往外走。


刚刚走到门边,还没看眼前的人到底是谁,一记耳光重重地扇到她的脸上,打得她的脑袋猛地往墙上撞去。


咚地一声……脑袋瞬间被剧痛击中,眼泪涌出。


她抬手挡在额前,抬眼看向眼前的女人。那抹得跟猪血似的嘴巴一张一合,骂人的话跟带着尖刺的钢珠一样往她耳朵里砸。


“翅膀硬了,电话不接,家也不回,也不住宿舍,你到底跟谁在鬼混。从小不学好,跟着别人去脱衣服拍些不三不四的照片……”


“那是平面模特……”乔千柠咬牙,辩解一句。


啪……


女人第二个耳光又甩了过来。


“还顶嘴!你爸快被你气死了,现在跟我去见你爸。”女人抓着她的头发往前拖,继续骂骂咧咧。


这是下课时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大家对着她指指点点的,不怀好意。


“喏,那就是男生心里的女神,原来是这样的人。”


“难怪从来不和同学往来……真贱……”


“啧啧,装得冰清玉洁,原来私生活这么烂。”


乔千柠心里有把火在烧,她用力甩开女人的手,冷傲地看着她,“我认识你吗。”


“你装什么装?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干什么?那个大富娱乐城的刘老板说十万块包你一个月,你跟他几个月了。”女人抖着手指,腥红的厚嘴唇噼噼啪啪地继续吐骂词。


“十万块他还包不到我。”乔千柠抹掉嘴角的血,冷冷地盯着女人:“还有你,刘春娇,你再打我试试看。”


刘春娇二十七岁嫁给她爸,那年乔千柠九岁。又打又骂又饿的日子,她足足过了九年,直到考上医大的那一天,刘春娇说女孩子不用上大学,嫁个好男人就行,硬逼着乔千柠给一个四十岁的男人续弦,换一套房子。


“我把你养大,你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我还不能教训你了!”刘春娇咄咄逼人,抬手又往乔千柠脸上甩。


就在乔千柠要还手时,一只手掌准准地握紧了刘春娇的手腕,把她往后掀。


杀猪般的尖叫声后,刘春娇倒栽进了路边的花坛里,裙子往上掀 起。


四周一阵哄笑和尖叫声。


“没事吧?”来人转身看向乔千柠,眉眼微拧。


“没事。”乔千柠捂着脸,抬起被打肿的眼睛。


第3章 装成舍不得的样子 

咦,左明柏?他怎么突然来学校了?


这是君寒澈的助理。乔千柠那年走投无路,去投靠一起拍平面模特的朋友赵晴晴。没想到赵晴晴半夜躲债跑了,她被左明柏堵在家里了。原本左明柏给君寒澈选的结婚对象是赵晴晴,孤儿,无亲无故便于掌控。左明柏看到她惊为天人,她顺势撒了个谎,说自己也是无父无母……也不算谎言,九岁那年她就是孤儿了,凭白无故给刘春娇当了九年的出气筒和奴隶。


“你怎么让她打?”左明柏小声问道。


“我打不过她……”乔千柠害怕君寒澈在附近,马上又缩回壳里,装成了怯生生的样子。


“你就是她的野男人?我要告你……”刘春娇从花坛里爬出来,母兽一样咆哮。


乔千柠没理会她,朝左明柏微微鞠了个躬,捂着脸往校园药店的方向走。


刘春娇还想追过来继续发威,左明柏盯了她一眼,楞是盯得她没敢跟过来,跳着脚在后面威胁要把左明柏和乔千柠送去坐牢。


这是中医大学,小病小痛大家都自己解决了,大不了各系之间互相给看看,反正是小病治不好也不会死。就像她学针灸,也会在自己腿上试着找穴道。


“我来是给你送离婚协议的。”左明柏追上她,小声说道。


乔千柠楞了一下,敢情昨晚是真的惹到他了。


“给你一套市中心的公寓,已经过完户了,房产证就放在公寓的卧室。后面半年的钱下午会划到你帐上。”左明柏递上文件和笔,盯着她的脸颊看。


乔千柠缩了缩鼻子,扮出无辜样儿,“可是……就这么结束吗?我舍不得君先生……”


左明柏楞了楞,尴尬地说道:“这个……君先生给的钱足够你这辈子用了,当然,省一点。”


“可以再加一点钱吗?”乔千柠垂着眼睛,一手握笔,一手把文件抓过来。


“还是签了吧,君先生不喜欢拖泥带水。”左明柏摸摸鼻头,催促她。


乔千柠眼泪涟涟地看了他一眼,那小模样就像一只伤心欲绝的小白兔。


左明柏居然有点儿心痛……他赶紧定定神,指向离婚协议。


乔千柠点点头,飞快地在协议上签字。其余的手续自然有左明柏去办,君寒澈神通广大,不需要本尊出面,一切都能搞定。


左明柏接回文件,朝乔千柠笑了笑。


乔千柠绞着十指,三步一回头地往前走。眼泪顺着她被打变形的脸颊一直往下滚落……刘春娇在她十五岁的时候就骂她,说她天生是妖物,能吸男人精血的死妖精。


长大后乔千柠才知道,这对女人来说未必是坏事。尤其是她,顶着一张天生倾国的脸,天生淡漠的眼神,长睫合起,便关锁起满怀心事,男人想撩又撩不动的人物,勾人心魄。


左明柏站了会儿才往前跑。


君寒澈就在车里坐着,叠着双腿,手里捧着一份文件在看。


“签好字了。”左明柏把文件递过来,低声说道。


君寒澈缓缓抬眸,扫了一眼文件底角的秀气字迹,淡然的一声“嗯……”


左明柏关好车门,跑到驾驶位坐好,刚发动车,君寒澈把车窗放下了一半,转头看向外面。


马路边,乔千柠正和一个高大的男生面对面站着。长长的头发披在身后,露出半边红肿的脸颊,偏偏还在笑,显得模样格外怪异。


第4章 她花他钱了

“她怎么了?”君寒澈问。


左明柏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低声说道:“我去的时候,一个女人正撕打她。”


“女人?”君寒澈拧拧眉,关上了车窗。


“好像是她继母刘春娇。”左明柏想了想,终于记起了那张脸。当时二人结婚前,左明柏去查了一下底。


车从乔千柠身边过去的时候,她转头看了一眼。


从车窗外是看不清车里的,三年半来,她也没坐过他的车。但是她知道他在车里面,这是第六感。


从此之后,不必再见了吧?


再见,君寒澈。


她抿抿唇,继续往前走。


“千柠,刘春娇那死女人又打你,我帮你打回去。”安逸跟在她身后,铁青着脸撸袖子。


“然后她又去你家撕打你妈?”乔千柠淡然说道。


安逸是她亲表弟,小她一岁,念计算机系。是这世间对她最好的人。


“她敢,我捶死她!”安逸挥拳头。


“对了,你来干啥?”乔千柠突然停下脚步,狐疑地看他,“今天又不是周末,是不是舅妈病又犯了?”


“嗯,你有没有钱?借我顶两天。”安逸沮丧地点头。


乔千柠用手机给安逸转帐,然后把钥匙给他,“这是我新家地址,那里离医院近,你晚上累了就去那里住,应该是密码锁,你改好密码告诉我。我懒得碰那些数字产品。”


“五万?你哪来的钱?房子你租的?”安逸震惊地问道。


“刚从一个老头儿那里坑来的。你赶紧去吧,我要去上药,还要上课呢。”乔千柠推了他一把。


安逸急了,追着她不放,“姐,你到底干什么了?卖肾了?”


“对啊,卖了六个肾!”乔千柠一头扎进了药店。


安逸的手机响了,医院催他交费,他跺跺脚,拦车离开。


君寒澈手机上有了转帐消息。这张卡的关联还没取消,她的消费一直很少,甚至她还一直在打工,除了大额的学费之外,几乎没有动他给她的钱,这是第一次大笔支出。


他拧拧眉,把手机放下,拿起放在手边的日记本。解剖图画得很细致,就连他那个地方也有详细的剖面图,海绵体、输精管……全都用不同的颜色画出来了。


他突然觉得每次在她身上时,她是不是都在脑子里把他给剖了一遍?


这种认知让他有些不悦,胡乱翻了几页后,一行小字映入他的眼中:活着,是敢哭,是敢笑,是敢怒,是自由。


“君总,晚餐在KK餐厅,需要我帮你叫女伴吗?”左明柏提醒了他一下今天的行程。


“不用了。”君寒澈合上眼睛,淡然说道。


光从车窗缝隙里扑进来,他的样子显得格外冷漠。


车里气氛越来越冰冷。


左明柏明显能感觉到君寒澈心情不佳,识趣地没再出声。


转帐消息又一次跳出来,乔千柠买了一辆二手宝马。


她什么时候考的驾照?


君寒澈把手机往前掷,冷漠地说道:“取消关联。”


左明柏额上冒冷汗,把车靠边,捧着手机匆匆给银行客户经理打电话。      

113-1.png

         


优返蛙最新版 优返蛙 警察消防车运输 比邻猩 云协同办公 云协同办公最新版 火柴人穿梭城市 飞鸟小说APP 街头篮球2革命 橙子4d动态壁纸锁屏手机版 闲看视频APP极速版 一起来收蛋 闲看视频APP 冲浪清理 奶牛关安卓版 奶牛关 水晶消除之旅 卷毯跑酷 智能省电医生 放心租 我的球球 防守大师3D 汪汪影视最新版 汪汪影视苹果版 狩猎石巨人 倚塔学习 醉酒大亨跑酷 倾倾一读小说 3D旋转大宝剑 sketchbook
七乐彩连线走势图 七乐彩连线带坐标走势图表 七乐彩基本走势图带连线 七乐彩连线坐标图 七乐彩连线带坐标走势图牛彩网 七乐彩连线图 七乐彩连线走势 七乐彩连线坐标走势图 七乐彩走势图选号 七乐彩走势图综合版旧版 七乐彩走势图免费版 七乐彩走势图最新版 七乐彩彩票 七乐彩彩票中奖号码 七乐彩彩票查询结果 七乐彩彩票免费版 七乐彩彩票手机版 七乐彩彩票安卓版 七乐彩彩票最新版 七乐彩宝宝软件手机版 七乐彩宝宝最新版 七乐彩宝宝安卓版 七乐彩宝宝免费下载 七乐彩宝宝 七乐彩宝宝官方版 赛车计划中奖号码 赛车计划最准 赛车计划 赛车计划go 赛车计划免费版